您的位置: 主页 > 生活窍门 >国民党情治单位与台独刊物 >

国民党情治单位与台独刊物


2020-06-26


国民党情治单位与台独刊物身处自由国度遥望台湾

踏入美国不久,常听闻有些台湾留学生将中华民国护照烧毁或丢弃,以表示对国民党专制独裁的厌恶,这种做法对我产生很大的冲击。当时的台湾是一个封闭社会,资讯不像现在这幺发达,没有出国还真无法体验什幺是「自由的滋味」。就像我的同窗罗福全,他服完兵役后先到日本留学,一到日本呼吸自由的空气后,惊觉民主自由竟如此美好。这种剧烈的心理转折,活在现代社会的年轻人恐怕很难体会,但却是我们那一代留学生的共同记忆。

身处言论和出版自由的新大陆,我有了进一步了解台湾的机会,我在美国的图书馆看到许多台湾相关档案,这些资料在岛内是无法碰触的禁地。到了美国终于大开眼界,不再自甘于象牙塔内的学生生活,我开始思索如何为台湾略尽棉薄之力,让自己的故乡也能同享民主自由。当时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,像陈隆志、张灿鍙等人,有人直接投入政治运动,有人透过学术力量发声,从海外对国民党政权施加压力。

意外的他乡遇故知

刚到美国的时候,人生地不熟,难免感到孤单。不过,人与人的缘分就是如此奇妙。一九六四年走进奥克拉荷马大学(The University of Oklahoma)诺曼(Norman)校区第一天,就在校园碰到关仔岭会议的发起人陈荣成,我欣喜若狂,立刻决定搬去与他同住。陈荣成是嘉义朴子人,嘉义中学小我一届。一九六○年我在澎湖当兵错过了六月十九日的关仔岭会议,想不到我们竟然在美国重逢,而且还是同校。

当时陈荣成正在翻译前美国驻台副领事乔治‧柯尔(George H. Kerr)所着《被出卖的台湾》(Formosa Betrayed)这本书。我们经常一起讨论翻译内容。我在美国读到这本书,十分讶异竟然有美国人如此详尽的记录台湾历史,透过这本书,我看到许多国民党政权刻意隐瞒的真相,受到很大冲击。

国民党情治单位与台独刊物

当时,陈荣成还拿出在东京出版的《台湾青年》(注)这本日文杂誌与我分享,内容有许多鼓吹台湾独立的想法。在那个吓破胆的年代,听说很多留学生看到《台湾青年》不敢直接用手去拿,而是用筷子去夹,因为国民党情治人员与外围组织无远弗届,遍布海内外,随时刺探着留学生的一举一动,他们深怕用手去拿会留下指纹,一旦遭到举发,除影响自己的返乡和就业外,就连亲戚朋友都会受到株连。当时海外留学生的惶恐程度,可见一斑。

《台湾青年》是当时在东京的王育德、黄昭堂、许世楷、罗福全共同筹办的杂誌,从日本寄到美国各地,这是全球独盟成立前的刊物,对我有重要的启蒙意义。因为出国前我常思考台湾未来走向这些问题,但在国民党的围堵与控制下,岛内很难出现系统性的论述,到了海外看到这些理念形诸文字,印证自己的思考方向与这些台独运动者不谋而合,进而确信独立才是台湾未来的自然归趋。

如今回想起在奥克拉荷马大学的陋室中,一灯如豆,翻阅着《台湾青年》的场景,犹历历在目。

国民党情治单位与台独刊物陈唐山回忆录:从黑名单到外交部长
菲律宾申博太阳|综合生活网站|生活信息的网络|涵盖生活资讯生活技巧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注册就送59元体验金奔驰宝马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二十三真人